北宋会圣宫钩沉
景麓耘夫
景麓耘夫 3580 6
热门 网友原创 2017-09-05 14:57
   在偃师市山化乡的凤凰山上,矗立着一座被称为“中原第一碑”的巨碑。该碑不但有许多惊世骇俗的看点,更有意义的是,由此碑还引出了一座隐身近千年之久、绝非寻常之辈的建筑——会圣宫。
然而到目前为止,所见的对会圣宫的定位并不确切,有称其为“饮福之所”的,有以其为“行宫”的。这不是会圣宫的真实身份,这种定位贬低会圣宫的身份。
为了讨回会圣宫的真实身份,写成一文——《会圣宫钩沉》,并把该文提交到今年8月中旬在内蒙古通辽市举办的中国古都学会2017年年会暨北方民族古都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本次会议特辑的《论文集》上正式刊发。今天贴在这里,以与广大读者分享。不当之处,也求指正。
北宋会圣宫钩沉
胡 树 青


    关键词:
         会圣宫  三圣  原庙  西京  
    摘要:
        在偃师市山化乡的凤凰山上,矗立着一座巨碑。该碑不但有许多惊世骇俗的看点,由此碑还引出了一座隐身近千年之久的建筑——会圣宫。
从会圣宫碑的堂皇大气推定,该碑所依附的会圣宫定非寻常之辈。
然而到目前为止,所见的一些对会圣宫的表述,对她的定位,并不确切,甚至不无讹误,致使会圣宫的真实身份越发扑朔迷离。本文以近年来个人的研究成果为据,对会圣宫作一番钩沉索隐,以求对认识会圣宫,对研究会圣宫乃至于研究北宋历史有所裨益。
   正文:
      在偃师市山化乡的凤凰山上,矗立着一座被称为“中原第一碑”的巨碑——会圣宫碑。
该碑之所以被称为“中原第一”,其因有三:
       一、该碑碑身高大,形体奇伟,通高9.20米,比三层楼房还要高。
该碑矗立在邙山上,从几公里以外甚至更远的伊洛河南岸的北宋皇陵区,都能清楚地看到她,是名副其实的“巨碑”。
       二、该碑龟形碑座,六龙螭首;造型典则,雕凿精美,是罕见的石刻珍品。
      三、会圣宫碑的碑文,出自素负文名的阁臣石中立之手,洋洋洒洒,长达两千余言。吐辞典雅,才思清隽,堪称绝代美文。
       然而会圣宫碑最大的价值,莫过于由她引出了一处千年遗址,引出了一座身份弥高的建筑——会圣宫。
一座鲜为人知的皇家建筑

       会圣宫碑刻立于仁宗景佑元年,是会圣宫落成两年之后的附属建筑。会圣宫创建于仁宗天圣八年,于北宋败亡之际焚毁夷为平地。今天站在会圣宫遗址上,所能看到的除了一个未详其为何物的柱形巨石,就只有这座巨碑了。
       过去,人们对于会圣宫碑知之甚少,甚至谬称其为“红庙碑”。其实,所谓的“红庙”,那是明代的神庙——“玉帝阁”,资料表明,它比会圣宫晚好几百年……“红庙碑”乃古来当地人之俗称。
       站在会圣宫碑前,目睹碑额上刻着的12个篆字——“新修西京永安县会圣宫碑铭”, 一切便昭然若揭了。(见右图)。
       然而,何为“西京”?何为“永安县”?会圣宫是什么样的建筑?都不是参观者甚至学者能够轻易理解的。
       何为“西京”?《宋史》云:“(洛阳)宋为西京,山陵在焉。”北宋之所以置洛阳为西京,非常深层的原因就是因为赵宋的皇陵在这里。“国之大事,惟祀于戎。”宗庙、陵寝从来就是天子营建都城的重中之重,因为皇陵在这里,故特立洛阳为“西京”
  “永安县”是怎样的县?据《宋史》载,乾德元年“卜安陵于巩县。”“安陵”是赵匡胤父亲“宣祖”的陵墓;从此,皇陵营建拉开了序幕。为了满足皇陵营建乃至朝祭配套管理的需要,朝廷特从巩县、偃师、缑氏(一说还有登封)几县中间划出一块行政区,特名“永安”,开初为镇,后来升为县,会圣宫的所在地在西京永安县境内。
对会圣宫的表述之背谬由来已久

       由于多种原因,对于系于“西京永安县”之下的会圣宫,世人知之更少。对会圣宫的身份最早有所表述的是明、清两代几部《偃师县志》,基本上认定会圣宫是“宋祭陵的饮福之所”。近年来的一些以粗放跟进为特征的报告、报道,沿袭成说,都以为会圣宫是朝陵祭陵的配套设施甚至认定会圣宫是行宫,笔者以为非也,请看如下分析:
  (一)“饮福之所”没有道出会圣宫的确切身份。
    何为“饮福”?饮福,是一种古礼,指祭祀完毕的宴饮。庾信《周宗庙歌·皇夏·饮福酒》:“陈诚唯肃,饮福唯虔。”(着重号是笔者加的,以后皆然)《宋史·礼志二》:“乾德元年……拟十一月十六日行郊礼……。既享大宴号曰饮福。”《宋史·礼志二》又载神宗元丰六年,皇帝亲郊、孝宗隆兴二年有事南郊的史实,都印证了饮福与郊祀的关系,祭祀罢祭祀人同饮供餐祭祀用过的酒、肉,以求神灵福佑,它是皇家宗庙典礼之一。
    但还须注意,“饮福”也泛指民间(甚至是边远的少数民族)的饮酒活动。宋人洪迈在其《容斋四笔·穆护歌》中云:“ 昔在巴僰间……他日,船宿云安野次,会其人祭神,罢而饮福,坐客更起舞,而歌《木瓠》。”是说一天行船停泊在云安(今属广东省)滨江的村野上,正值当地人祭神罢举行饮福,客人又翩翩起舞,并且唱着《木瓠》歌。《木瓠》歌是怎样的歌?洪迈说:“其词有云:‘听说商人木瓠,四海五湖曾去。’中有数十句,皆叙贾人之乐。末云:‘一言为报诸人,倒尽百瓶归去。’继有数人起舞,皆陈述己事,而始末略同。问其所以为木瓠,盖刳曲木状如瓠,击之以为歌舞之节耳。”说《木瓠》是民歌,开头和结尾有固定的歌词,中间为即兴叙说之辞——“倒尽百瓶”即为“饮福”……这和皇家的“饮福”盖有天壤之别!
   “饮福之所”是个模糊概念,未能道出会圣宫的确切功用、真正的身份。
   (二)说会圣宫是“行宫”,更违背事实。
   说会圣宫是“行宫”,更不可信。
什么是行宫?《辞海》释“行宫”称:“古代京城以外供帝王出行时居住的宫室。《文选·左思<吴都赋>》:‘乌闻梁岷有陟方之馆,行宫之基欤?’刘逵注:‘天子行所立,名曰行宫。’”说明行宫是专供皇帝临幸时“驻跸”的“旅馆”。
   考诸《宋史》、《资治通鉴续长编》(这两部史籍对北宋的史实记载最详),没有发现有哪位宋朝的皇帝曾经到会圣宫中“驻跸”的记载。
   北宋有没有专供皇帝朝陵的行宫?有!但它不在伊洛河北岸这边,而在皇陵区所在的伊洛河南岸那边,并且在真宗年间就就已经有了。《宋史》载:“景德四年,(真宗)既至,斋于永安镇行宫……是夜,漏未尽三鼓,帝乘马,却舆辇伞扇,至安陵,素服步入司马门,行奠献礼……”。 “大中祥符四年帝,(真宗)素服乘马至永安县斋于行宫,夜漏未尽二鼓诣三陵”。皇帝朝陵是极其隆重的事,不但要去仪仗、去奏乐、着素服,还要预先熏沐、斋戒,真宗两次朝陵,都事先“斋于行宫”,然后骑马素服至陵,明言行宫在距三陵只有几里路的“永安”治所,即今之芝田。
   会圣宫的择址是仁宗天圣末年的事,距真宗第二次朝陵已经过去了20年,真宗所驻足的行宫绝不会跟会圣宫相混
   再者,行宫是专供皇帝出行使用的“旅馆”,其使用频率极低,其建置并不宏大。偃师的“则天行宫”就在距唐恭陵只有几里的景山北麓,遗痕只有东、中、西三个作为村名的“宫底”。会圣宫恢宏壮丽,非“行宫”能攀比。
对会圣宫的钩沉索隐

   “饮福之地”不足以给会圣宫定位,会圣宫更不是行宫,那么,会圣宫的确切属性或者真正身份到底是什么?本研究拟分以下五个问题来分析:
   (一)会圣宫的拟建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的?
会圣宫于天圣八年春创建,于九年春落成。落成之日,欧阳修撰有《会圣宫颂》一文,其序云:“伏见国家采《汉书》原庙之制,作宫于永安,以备园寝。”说会圣宫创建是在《汉书》“原庙”理念支配下提出的。欧阳修是一代宿儒,又是当朝名臣,素负能文之盛名,对传统礼制文化烂熟于心,他对会圣宫创建初衷的表述极为可信。
   啥叫“原庙”?古谓:原者,再也。先既有庙,今又再立,叫“原庙”。《史记·高祖本纪》有载,刘邦驾崩之后,顾命大臣到“太上皇庙”讨论立太子的事,群臣一致通过尊已故皇帝为“高皇帝”,令各郡国都要创立一座“高祖庙”。“及孝惠五年,思高祖之悲乐沛,以沛宫为高祖原庙。”到了汉惠帝五年,因思高祖对沛邑的特殊感情,就把原来的“沛宫”建为“高祖原庙”
   通俗地说,自古以来,天子的宗庙都建在首都,这是基本礼法。“原庙”则是在首都之外再建的奉祀皇帝灵位的庙堂,原庙即宗庙。宗庙再建于首都之外,这必有特殊的因由。
   正史载,宋太祖受后周“禅让”得帝位,为了稳定局势,故而暂以后周的都城汴京为首都。事实上,太祖特别看重洛阳。据分析,这一方面,从创业垂统的深远政治目标出发,洛阳是周、汉两个大一统王朝的圣都,北宋王朝要以宗周继汉为基本国策。故而特别钦重古都洛阳。另一方面,太祖生于洛阳夹马营,洛阳是其出生地,赵宋的根在洛阳。经过深思熟虑,太祖决定迁都洛阳,态度非常坚定。由于一些重量级人物的反对,最终却未能实现。
   然而对洛阳的尊崇却有增无减。不仅是太祖,直到宋室衰亡,北宋历代君臣对洛阳的情节都有增无减。皇陵选址于西京,会圣宫建于永安县,都说明着这一点。
   北宋之初的几代英主(至少包括到仁宗),高瞻远瞩,奋发有为,不仅不把隋朝放在眼里,甚至对唐朝也不愿多提。决心把周、汉王朝当做施政楷模。周、汉都是以“火德”为国运,成为统治久远的大一统王朝。宋朝认定本朝也以“火德”膺正统。(“建隆元年春正月……定国运以火德王,色尚赤。”——《宋史》)周、汉被引为政治楷模,这是事出有因的。
   北宋推崇周、汉这一点,在会圣宫碑文中也有流露。碑文在开头引述周、汉开国在其古都洛阳的作为:成周之卜惟洛食,验风雨于神枢;炎刘之作我上京,游衣冠于高寝,盖以钦其世烈。”成周,指以周公、成王为首的周王朝;炎刘,即以火德自命的刘汉;成周之所以要执着于通过观星测景,验证洛阳为“神枢”,选定在洛阳营建都邑、宗祠;炎刘(东汉)之所以要建都于我 “上京”,在这里营建宗庙、社稷、陵寝,并把西汉诸帝神主从长安迎至洛阳奉祀,其用意都是要钦重崇尚先祖的丰功伟业。北宋浓墨重彩重塑洛阳,深层根源在这里。
   经过太祖、太宗、真宗两代两代三帝的励精图治,到了仁宗时代,北宋有了超强的发展。“崇其孝而为大”,“创业垂统”(《 碑文》语),这些家训国策,对于仁宗来说,则更加坚信不疑。“采原庙之制作宫西京永安县”,是在这种背景、这种氛围中提出的,这是礼制文化成熟的标志。
   (二)会圣宫这个名字有何深意?
       据史载,会圣宫初名“三圣宫”,后改为“会圣宫”“三圣”是谁?欧阳修的《会圣宫颂》云:“太祖维兄,太宗维弟,真宗维子。三圣嶷嶷,有以正位……”《宋史》另有载:“我太祖经纶草昧,遂有天下,功宜为帝者祖。太宗勤劳制作,真宗财成治定,德宜为帝者宗。三庙并万世不毁。”“三圣”就是作为兄长的宋太祖、弟弟宋太宗和儿子宋真宗这三位,这三庙都是万世不毁的宗庙。
        “会圣”的“会”不难理解,就是相聚之意。不过会圣宫里的“会”特指已故皇帝的御容相聚。“三圣嶷嶷,有以正位,于此而会。圣兮在天,风马云车,其来仙仙……”(——《会圣宫颂》)由于是“在天”之灵;所以降临时才会“风马云车,其来仙仙”。
    后改为“会圣”则是着眼于宋室长远发展的变通。“至于升侑……将来皇帝亲祠,请以三圣并侑。”是说,将来大宋各代皇帝的神位,都该跟三圣奉祀在一起会圣宫是一座寄寓着皇室千秋万代享受香火的“梦想”的神圣殿堂
    (三)会圣宫在选址上有何讲究?
    会圣宫的选址非常讲究。《碑文》云:“谨按地志,訾王山者,冠于诸阜,佥曰隩区。协太史之明占,锡‘凤台’以纪号。”表明,会圣宫的选址由太史(礼制职能部门)主导运作;基址选定后,皇上特为赐名“凤台山” 隆重之意已兆端倪。
        明弘治十七年的《偃师县志》在山川志中云:“凤台山在东二十里。谚云:‘昔有凤凰集于其上’,遂筑台以名其山。”此说臆说成分太大。由《会圣宫遗址周边地貌略图》看,会圣宫(碑)所在的基址是个面积近百亩由邙山主体向外伸出来的一块天然平台,南北长约270米,东西宽最宽处约180米;长宽比例大致符合黄金律。历史上,宫庙占这么大的面积实属罕见。东、南、西三边都是几米到十几米不等的陡崖;是天造地设十分理想的营建宫城的地方。若说微观的修补,那是会有的,若说“遂筑台以名其山”,则臆说而已,他们把“凤台山”的“台”跟亭台楼阁的“台”混为一谈。
   按图可知,此处的“凤台”是自然地貌的地势地貌。在河洛地区民俗文化中,喜欢把物体半腰向外伸出一个平台儿称为“凤凰台儿”。会圣宫所选实在是绝佳的风水宝地。
   当然,讲风水要讲地望,要讲山水来龙去脉,这就是今人强调的地理环境。《碑文》称:“前瞻少室,伟灵异之所躔;却负太行,邈穹旻之设险。控川陆之兼会,介周郑之通衢。嵩颜豁以中开,溪声浩其双接。”前边嵩岳少室山在望,汉武帝临幸见“大人迹”的缑氏成就在望中;身后是太行山,那简直就是以悲悯为怀的上天赐予我们的天然屏障。……称其“佥曰隩区”(
    隩区,适宜营建都邑、宗庙或者陵寝的好地方)甚是。

       再看《会圣宫碑与宋诸陵相对位置示意图》,会圣宫碑东向(偏北)是永昭陵永厚陵,隔河相望,直线距离约8公里;东南向与永定陵永安陵永昌陵隔河相望,直线距离最近的6公里,最远的9公里;正南向与永熙陵永裕陵永泰陵隔河相望,直线距离也在7~8公里之间;距永安县治所(今芝田)直线距离4.3公里,会圣宫居于8陵扇形区域的轴点。《碑文》说:(站在会圣宫)“封树相望”(“封”指诸陵封土,即陵台;“树”指陵前的碑表石像生等),是为写实。
    不难想象,若在陵区望会圣宫,则宫城殿宇一定也是赫然在目的。
   今天从邙山脚下上到红庙乃至会圣宫碑前边,要登一段缓坡,再上100几十级台阶,估摸其高度约有50多米;处于伊洛河南岸诸陵的绝对高度没有确切数据。但在宋人心目中,会圣宫的高度明显高于诸陵。因为宋人以为,会圣宫的礼制地位远在皇陵之上。宋人以“三后(太祖、太祖、真宗)在天,万灵护野”
    视会圣宫为宋室后裔的保护神所在,《碑文》言:“俯寿原之塽垲”、“俯临剧县”道出宋人眼中的此番自信——会圣宫绝非朝祭诸陵的服务性建置

   会圣宫的选址,更有无比深淳的礼制文化的意涵。《碑文》云:“乃眷温洛,实惟帝都”。何为“温洛”?刘勰《文心雕龙·正纬赞》:“荣河温洛,是孕纬图。”“荣河温洛”河洛文化的借代。《隋书·天文志》更:“荣河献箓,温洛呈图……则星宿之书,自黄帝始。”河图洛书,华夏历史文化的符号!黄河以“荣”为特征;洛水以“温”(平稳和善)被眷怀,古谓王者有盛德,则洛水先温。“眷三川之旧都,乃列圣之攸宅。”《碑文》说会圣宫的选址,是对“列圣”所宅之都的追随。高度自信,溢于言表。
   (四)落成后的会圣宫有这样的壮丽?
    会圣宫的恢宏壮丽早在八九百年以前已经看不到了,但我们透过碑文还是会有所发现。
会圣宫碑文是石中立所撰,石中立是当朝的阁臣,“奉敕”撰文,虽说难免溢美之词,但所言大体可信。会圣宫于天圣九年(公元1031)落成,会圣宫碑立于景佑元年(公元1033),作者有可能经特许亲到会圣宫朝圣(也是采访),目睹其恢弘堂皇,所以,《碑文》中的记述有其可信成分。
   “   人以悦来,匠以心竞。”说能工巧匠闻讯踊跃从四面八方赶来,乐意支持施工。“林衡木,文柽绮柏之质,山积而登用。”说各种珍贵木材,堆积如山,远远满足营建的需要。“大壮取象,上栋下宇之饰,翚飞而增丽”概括宫殿之巍峨。
   “圆渊绮焕,翔鹍仰而弗逮”是特写,极言宫殿之高;“重橑栉比,尺蠖动而成响”为夸張,言殿宇多而密集。“翼长廊之四注”,说连两翼的建筑都是“四注”房,规格弥高;“旅万楹而有闲”,“稽百堵之咏”,表数量之多;“去泰去甚,振三代之规。”言摒奢华而有度。
    《碑文》又云:“越明年(天圣九年)闰十月十有五日宫成,隐若中天,宛如化出,乃降温诏,命曰:‘会圣’”。前已经提及,皇上亲为新宫命名,又以“银榜”、“璇题”渲染的宫门匾额熠熠生辉。
   “宏开秘殿,俨设睟容。珠幄熉黄,藻旒晻蔼。鼎峙而分圣位玉温而耸天晖。”写殿内情形。说三圣之“玉温”“睟容”,鼎峙分立,展现三圣的恩威。
   “……银铛左貂给事殿省之列……”“银铛左貂”是汉朝典故,以为充任中使(宦官)也非通常的阉竖……此言会圣宫里的设置,一律比照于朝廷殿省,连那些为“三圣”办差的中常侍也皆为士人。“率拱侍于勋臣,灼威仪于近列……绚妙绘以交施,象内朝之有肃。”说宫内、殿内使臣拱侍,简直跟朝廷之上事情无别。
   (五)作为特殊建筑会圣宫是怎样奉祀宋家皇帝的?
       在会圣宫建成之后,作为宗庙是怎样奉祀北宋皇帝的?《宋史》载:“天圣九年三月甲寅,奉安太祖、太宗、真宗御容于西京凤台山会圣宫。”这是会圣宫首次入驻皇帝御容。“熙宁二年五月,仁宗、英宗御容赴西京会圣宫、应宫及应天院。”英宗在位仅4年,仁宗入会圣宫的事到了神宗时才实现。元祐二年神宗入会圣宫,崇宁二年二月,癸亥,奉安哲宗御容于西京会圣宫及应天院。至此,除了徽、钦二帝没有葬在永安、没有被奉祀在会圣宫外,此前的七位皇帝都先后被“奉安”到了会圣宫里。印证了“三圣”改“会圣”的用意。
    据《宋史》载述,北宋的皇帝驾崩之后,通常都在3~5个月之后下葬,几乎在下葬的同时把其神主“祔于太庙”,所需时间很短。然而,入驻会圣宫却要延缓一段时间,至少待两年以后才会被奉安到会圣宫里。“奉安”时还有“奉安使”,由此可见,入驻会圣宫则是北宋已皇帝最崇高的礼遇。
有人撰文说:“会圣宫里挂有太祖、太宗、真宗、仁宗四位皇帝的画像。”此言差矣。如果说,这话是立足于会圣宫刚落成说的,那么,仁宗的“御容”不可能跟“三圣”的“御容”同被“奉安”,要知道,其时的仁宗其身份是孝子孝孙;如果这话是立足于百年之后的会圣宫说的,那么,被“奉安”到宫里的像就多了,至少是7位。
   对于“画像”之说,笔者也有质疑。虽说宋《会要》有“闰十月宫成,遣三司使晏殊迎三圣画像奉安”的记载,但这很有可能是新宫初成以画像奉安是象征形式,是圣容入奉宫庙的步骤之一。《碑文》是两年之后写的,云:宏开秘殿,俨设睟容。”“鼎峙而分圣位,玉温而耸天晖。”“睟容”、“玉温是对御容的敬称;“鼎峙分立既说是三位,又表明以耸立为特征,不像是挂在墙上的“画像”。
   在宋代,圣像乃有各种形式,泥塑像、石雕像、铜铸像、鎏金像……各种各样。《宋史》:真宗年间就有“建安军铸玉皇、圣祖、太祖、太宗尊像成,以丁谓为迎奉使。”

   会圣宫恢弘壮丽的主殿中是画像,还是用塑像,人人都会有所悟的。
会圣宫是建于北宋礼制巅峰的皇家宗庙

    至此,会圣宫的本真面貌已经渐渐浮出水面,会圣宫的属性是“原庙”,即皇家宗庙。这是在北宋社会政治礼制文化发展到巅峰,在以孝治国,创业垂统理念的支配下的创建。若要研究宋史,会圣宫是窗口之一。篇幅有限,不拟多赘。
 
 
分享:
游客
要评论请先登录 或者 注册
景麓耘夫 秀才 2017-12-23 10:48 沙发
会圣宫是偃师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然而,人们(甚至偃师的比较关注家乡文化的人)对此却了解甚少,这就很难说会继承好家乡独厚的文化遗产了。为此,笔者再次提醒首先是偃师的,首先是关心家乡历史文化的有识之士读读拙文,若蒙垂询、赐教、批评,将万分感动!
景麓耘夫 秀才 2017-12-23 11:02 板凳
本文是笔者在今年中国古都学会通辽学术交流会上提交的论文,刊登于大会《论文集》上。笔者想,最有必要看到此文的应该是偃师人,因此,笔者再次将本文推荐给大家,并希望大家与笔者共同分享家乡的历史文化遗产,共同探讨厚重无比的家乡历史文化内涵!
仁士1 论坛版主 2017-12-29 11:20 地板
继“会圣宫碑考”转发大河论坛后,已将此贴转发。
景麓耘夫 秀才 2018-01-13 14:22 4楼
谢谢仁士1!
phwply 状元 2018-01-15 08:38 5楼
学习了!
景麓耘夫 秀才 2018-03-05 20:15 6楼
phwply:学习了!回到原帖
偃师有特别丰厚的历史文化蕴含,偃师人应该有足够的“文化自信”。过去一直说会圣宫是“行宫”,事实上,会圣宫是北宋王朝的“皇家宗庙”。——谢谢榜眼的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