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庄李整从军历程考证 作者:李秀堂
伊洛牛仔
伊洛牛仔 5973 0
2017-11-29 10:18


“李整从军历程”在前面“李整各个时期的时代背景”中有叙述,看起来在这里叙述是重复的。但是,笔者在此再次提炼出来,以便读者能更好的理解、掌握李整从军的全过程。



李整5岁时,1337年(后至元三年)
正月,广州增城县民朱光卿起义,称大金国,旋被消灭。
二月,“棒胡反于汝宁、信阳州”、“广西瑶贼复反”;
四月,四川合州大足县韩法师起义。广东惠州归善县人聂秀卿、谭景山起兵回应朱光卿。元顺帝“禁汉人、南人、高丽人,不得执持军器、凡有马者拘入官” 。是月,诏:“省、院、台、部、宣慰司、廉访司及郡府幕官之长,并用蒙古、色目人。禁汉人、南人不得习学蒙古、色目文字”。 五月,藏区爆发反元起义,杀镇西王子丹巴(党兀班)。
八月,京畿“盗起”。是岁,“伯颜(中枢右丞相)请杀张、王、刘、李、赵五姓汉人,帝不从”(《元史》卷三十九)。民间传闻朝廷将搜括童男女送蒙古充当奴婢,从中原到江南,十三岁以上男女,婚嫁几尽。据《草木子》、《庚申外史》记载,伯颜令:北人殴打南人,南人不得还手。
这一年,江浙天灾,饥民四十余万。
由塔庄《李氏宗谱》记载的李整祖上从入偃一世祖君绚公之第九世孙康仁开始到二十六世李整(共字辈),居住塔庄的每代(世)只有一人,其余的均无后代记录,说明在这些年代里塔庄李氏多有迁出,史上曾有过近乎灭族之灾,宋朝时塔庄李氏“族等之人口二百有余,遭兵病之后”“仅剩之七矣”(塔庄《李氏宗谱》)。
李整12岁时,1344年(至正四年)
正月,黄河泛滥,河决曹州、汴梁。五月大霖雨,黄河溢,平地水二丈,决白茅堤、金堤,曹、濮、济、兖皆被灾。八月丁卯,山东霖雨,民饥相食。因为天灾,沿岸山东河南几十万人沦为难民。
十月乙酉,议修黄河、淮河堤堰。
十一月丁亥朔,以各郡县民饥,不许抑配食盐。复令民入粟补官,以备赈济。戊子,禁内外官民宴会不得用珠花。己亥,保定路饥,以钞八万锭、粮万石赈之。戊申,河南民饥,禁酒。
由以上李整四岁时元朝出台的对待汉人的歧视压迫政令和李整十二岁时的黄河泛滥天灾,加上李整家庭人口多(有兄弟七人),可以想见,年幼时期的李整家庭的极度贫困,李整童年时代是非常艰难的!
李整19岁时,1351年(至正十一年)
四月壬午,元顺帝下诏开黄河故道,命贾鲁以工部尚书为总治河防使,发汴梁、大名十三路民十五万,庐州等戍十八翼军二万,自黄陵冈南达白茅,放于黄固、哈只等口,又自黄陵西至阳青村,合于故道,凡二百八十里有奇,仍命中书右丞玉枢虎儿吐华、同知枢密院事黑厮以兵镇之。
李整家族当时正值劳动力强盛时期,李整兄弟七人,父辈兄弟六人,李整正值18到20岁,年富力强,是不可能逃脱被强征修黄河的厄运的。当时中原人口稀少,强征15万民夫,李整家庭至少要被强征好几人。李整后裔也有传说李整是好几兄弟出门。
四月下旬,开挖黄陵岗故河道,掘出了独眼石人。
独眼石人,据考证是韩山童、刘福通事先埋于河滩,利用白莲教向民间散布“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谣谚。朝廷强征民夫十五万修治黄河决口,民工挖河时,挖出一独眼石人。看到石人,对照歌谣,得以应验,开河民工们惊诧不已,辗转相告,大江南北,人心浮动。
栾城人韩山童因祖父烧香信佛,传播白莲教(意在发动农民推翻元朝统治),被谪徙永年。刘福通与韩山童为起义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在组织上建立白莲教,在舆论上把斗争矛头集中对准元朝统治者。
韩山童、刘福通等在河北永年县聚会。杀白马黑牛,誓告天地,决定起义。不料消息走漏,遭官军突袭围捕,韩山童被捕遇难,刘福通逃回颍州。
五月,刘福通乘元廷征民夫修黄河挖出“独眼石人”的影响聚众起事,在颍州发动几万名修黄河民工起义,迅速攻克颍州城,点燃了元末农民大起义的烽火。迅速攻占颍州。 因以红巾为号,故称红巾军。随后,攻占河南许多州县。
所以,笔者认为,李整是这一时期在修黄河的时候参加刘福通的红巾军起义的。
刘福通攻占颍州后,犹如平地春雷,震撼中原大地。元廷亦为之震惊,急命监戍治河民工的同知枢密院事赫厮、秃赤领阿速军六千并各支汉军进讨刘福通军。赫厮、赤秃与河南行省徐左丞三人但以酒色为务,属下军士但以剽掠为务,赫厮望见红巾军人多势众,扬鞭大呼“阿卜!阿卜!”(蒙古语“走”之意)回头就跑,元军不战自溃,来自高加索北麓的阿速人不服水土,不习水战,病死者过半。后来徐左丞被朝廷诛杀,赫厮战死于上蔡。六月,刘福通乘胜占据朱皋(今河南固始北),攻破罗山、真阳、确山,进攻舞阳、叶县等地。九月,刘福通攻克汝宁府(今属河南)、息州、光州(今河南潢州),众至十万。元廷深感这是“心腹大患”。是年九月,元顺帝以右丞相脱脱之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为知枢密院事,与卫王宽彻哥率诸卫军十余万人前往镇压。十月,加派知枢密院事老章增援也先帖木儿。十二月,元军攻陷上蔡,义军最早的领导人之一韩咬儿被俘,押送京师处死。江浙平章教化、济宁路总管董抟霄也攻陷安丰(今安徽寿县)。
李整20岁时, 1352年(至正十二年)
正月,刘福通将韩兀奴罕摆脱敌人的围剿,挺进河之北,进攻东明。
二月,克滑、浚二州,进克开州(今河南濮阳),出现了“红衣遍野,呼声动地”(《万历濮州志》卷六)的壮观场面。未几为元军所败,韩兀奴罕被擒。
三月,元河南行省平章太不花攻陷汝宁,元知行枢密院事巩卜班率数万侍卫汉军、爱马鞑靼军屯驻汝宁沙河岸,他们“日夜沈溺酒色,醉卧不醒”,刘福通乘其不备,偷袭元营,巩卜班战死,元军退至项城。元廷命也先帖木儿为总兵,率精兵30万,“金银物帛车数千辆,河南北供亿万计,前后兵出之盛无如此者”(《 庚申外史》卷上)。也先帖木儿驻军沙河。某夜军中夜惊,也先帖木儿尽弃军资器械、粮草、车辆,仅收散兵数万人逃奔开封,后驻军朱仙镇。北方红巾军首义成功并抗击元军围剿,为全国各地不满元朝统治的广大劳苦大众树立了榜样,也鼓舞着他们拿起武器投入推翻元朝统治的斗争。包括后来 朱元璋所从的郭子兴的濠州义军,亦以红巾为号。
脱脱在屡次出兵镇压刘福通起义军失利的情况下,采取攻其两翼——徐州起义军和南阳襄湘起义军的战略,以达到孤立刘福通部的企图。
闰三月起,元廷先后派四川行省平章咬住、四川行省参政答失八都鲁,诸王亦怜真班、爱因班, 参知政事也先帖木儿、陕西行省平章月鲁帖木儿,豫王阿剌忒纳失里,知枢密院事老章等分路围剿南、北琐红军。五月,答失八都鲁攻陷襄阳,布王三被俘,北琐红军被镇压。
李整22岁时,1354年(至正十四年)
正月,答失八都鲁攻陷峡州,南琐红军亦被镇压。刘福通部红巾军自击溃也先帖木儿后,虽未遭遇元军主力,但其两翼有元军围剿其它红巾军,占领区内又崛起了两支地主武装,沈丘(今安徽临泉西北)畏兀儿人察罕帖木儿与罗山县典官李思齐各结集“义兵”,合兵袭破罗山,元廷分别授为汝宁府达鲁花赤和汝宁知府,渐拥兵至万人,屯驻沈丘,屡败刘福通部红巾军,因而牵制了刘福通部的进一步发展。
后元顺帝下诏削脱脱兵权,诏书到达军营,“大军百万,一时四散”,元军竟不战自溃,从此,元军丧失优势,再也无力纠集如此众多的力量来镇压起义军,只能主要依靠地主武装来维持元朝的统治。
李整23岁时,1355年(至正十五年)
二月,刘福通利用战场形势的急剧变化,迎韩山童之子林儿于砀山夹河,在亳州(今属安徽)正式建立宋政权,改元龙凤,立林儿为帝,号“小明王”。杜遵道、盛文郁为丞相,罗文素、刘福通任平章,福通弟刘六任知枢密院事,尊山童妻杨氏为太后。未几,因杜遵道擅权,刘福通命甲士挝杀之,此后,刘福通自任丞相,加封太保,成为宋政权的实际领导人、北方红巾军的总指挥。在往后长期的斗争中,展示了他的军事和政治才能。
这年六月,刘福通命其将赵明达取嵩、汝、洛阳,北渡孟津至怀庆路(今河南沁阳),河之北大为震动。元廷不得不自豫南调察罕帖木儿来应战,赵明达战败。十二月,答失八都鲁进攻太康,进围亳州。刘福通将小明王移置安丰,次年三月,自领兵与答失八都鲁军激战于太康、亳州,击退敌军,亳州得安。刘福通在率领红巾军与敌人搏斗的同时,十分注意利用宋政权的名义,把北方各支农民起义军纳入宋政权统辖之下,并建立地方政权。
李整24岁时,1356年(至正十六年)
二月,朱元璋攻占集庆(今江苏南京),七月,宋政权立江南等处行中书省、 江南等处行枢密院,任命朱元璋为行省平章;同年十月,赵君用取淮安,乃设淮安等处行中书省,任命赵为行省平章。以后,为了节制各路红巾军,在那些占领一地而又较为巩固的地区,继续设置行省机构。为了分散元军对宋政权都城亳州的压力,扩大战果,从九月开始,刘福通派遣军队分路出击,到至正十七年(1357)夏,形成三路北伐的壮观局面,而刘福通自率大军攻克汴梁。西路军攻破潼关,中路军转战山西,时毛贵虽进攻大都失利,但山东形势甚好,北方红巾军进入鼎盛时期。
但大好局面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发生了逆转。
李整26岁时,1358年(至正十八年),元军破曹州,使宋政权与山东红巾军联系切断。
李整27岁时,1359年(至正十九年)初,孛罗帖木儿驻守大同,以切断宋政权与中路红巾军的联系。西路军亦为察罕帖木儿等人所败,溃散入蜀,而且察罕帖木儿一直以重兵驻守渑池、洛阳,时刻准备对汴梁发起进攻。宋政权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山东红巾军这时也发生了逆转。毛贵北伐大都失败后返回山东,与田丰配合,其势仍很盛。未料失守淮安的赵君用逃奔毛贵后,竟阴险地把毛贵杀死。之后毛贵部将续继祖从辽阳回益都,怒杀赵君用。山东红巾军自此一蹶不振,这时王士诚也脱离中路军返回山东,与田丰互相攻伐。
五月,察罕帖木儿移军虎牢,多路出兵,包围汴梁。八月,元军破汴梁,刘福通奉韩林儿突围奔安丰,元军俘获韩林儿妻及红巾军各级官员五千、家属数万。至此,宋政权已名存实亡。
李整29岁时,1361年(至正二十一年)夏,察罕帖木儿向山东红巾军发起总攻,田丰、王士诚降之。十月,察罕帖木儿进围益都,毛贵部将陈猱头等坚持抵抗。
六月,田丰、王士诚杀察罕帖木儿,参加益都保卫战。察罕帖木儿子扩廓帖木儿袭其父职,继续围攻益都。十一月,益都陷,田丰、王士诚被杀。接着,莒州陷,山东红巾军全部被镇压。在安丰的宋政权,名义上只存下朱元璋的江南行省。
李整31岁时,1363年(至正二十三年)
二月,平江(今江苏苏州)张士诚乘安丰空虚之机,遣其将吕珍进攻安丰。刘福通等进行了顽强的抵抗,韩林儿急向朱元璋求救,朱元璋亲率大军击败吕珍和支援吕珍的原天完政权的庐州(今安徽合肥)左君弼,救出小明王和刘福通,把小明王和刘福通安置于滁州,收编了小明王和刘福通的军队。李整正式的成为朱元璋部队的一员。《明史?廖永忠传》有廖永忠“援安丰”的纪录。
李整34岁时,(至正二十六年)
十二月,朱元璋命廖永忠迎小明王、刘福通至应天(今南京),途经瓜阜,廖永忠将他们沉入水中溺死。
所以,笔者认为,刘福通部队应该是廖永忠收编的,理由是:1、《明史?廖永忠传》有廖永忠“援安丰”的纪录;2、朱元璋命廖永忠迎小明王、刘福通至应天(今南京),途经瓜阜,廖永忠将他们沉入水中溺死。说明廖永忠与刘福通部很密切。
《光绪?平越直隶州志》载李整“调征南”。朱元璋“调征南”与“调北征南”不是一回事,“调征南”是至正二十七年廖永忠任征南副将军与征南将军汤和讨 方国珍,方国珍率部下乘海船逃跑,廖永忠自海道截击之于盘屿(今浙江舟山海盘峙岛)。十二月, 方国珍投降。俘获2.4万人、海船400余艘,浙东悉定。元 至正二十七年十月至明洪武元年(1368)七月,明攻闽广之战中廖永忠充征南副将军随征南将军汤和自明州(今浙江宁波)由水路直取福州,形成对福建水陆两路夹击之势。先后攻克福州、延平(福建南平)、漳州,福建平定。 延平一役 陈友定自杀未果,执送应天处死。洪武元年二月初二日,命平章廖永忠为征南将军,参政朱亮祖为副将军,率平闽之师由海道取广东。三月十二日,东路军自福州趋 广东,由潮州登陆,攻克东莞,进逼广州,元江西分省右丞何真及元将卢左丞、张元帅各率所部投降,遂占据其城。与中路军 陆仲亨、胡通会师于广州,广东得以平定。东路军平定 广东后,继续西进,形成东西两路夹击广西之势。先后攻克 梧州、 浔州、藤州、 柳州、南宁、 雷州、湛江等地,七月二十日攻克 象州,广西至此平定。九真(今越南北部)、日南(今越南中部)、珠崖(治今海南琼山)、儋耳(治今海南)儋州三十余座城池,皆望风而降,纳印请吏。廖永忠进驻广州、抚定全粤后,积极推行一系列安抚政策,迅速稳定社会秩序,从而为岭南地区、尤其是以广州为中心的广东地区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奠定良好基础。廖永忠率领明朝大军平定两广,功盖岭南。士民建庙祭祀,在广州番禺南沙天后宫,至今仍供奉着廖永忠塑像。 洪武三年, 朱元璋登奉天殿,召谕群臣论功行赏曰:“ 傅友德、廖永忠两位将军,南征北战,每逢战役奋勇忘躯,廖永忠大战鄱阳时实朕亲眼所见,可谓天下奇男子,赐良田一万亩,封德庆侯。”
笔者按:由以上史实和《光绪?平越直隶州志》载李整“调征南”及《明史》载廖永忠“援安丰”等历史事实证明,刘福通、韩小明在安丰被朱元璋救出后,李整是被编入廖永忠部。
李整38岁时,1371年(洪武四年)
平定四川。朱元璋命汤和为征西将军,傅友德为前将军,分兵两路伐蜀。四月,命廖永忠为左副将军、朱亮祖为右副将军,助汤和征蜀。六月,汤和进兵重庆,明升投降。七月.傅友德攻克成都,蜀地悉平。
平定四川后,付友德部受命回京,于洪武十四年,付友德部奉命征南即历史上的调北征南军事行动。
根据历史记载确定,李整并未参加“调北征南“军事行动,根据《光绪?平越直隶州》有李整 “调征南” 的记载, “ 调征南”行动是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廖永忠担任征南副将军,率水师由海路会合汤和,征讨并降服方国珍,进克福州。洪武元年(1368年),兼任同知詹事院事。率军平定闽中诸郡,至延平,击败并擒获陈友定。随即被授为征南将军,以朱亮祖为副将,由海路攻取广东。廖永忠事先写信给元左丞何真,对他晓以利害。何真马上奉书请降。廖永忠至东莞,何真率领属官出迎。至广州,降服卢左丞。擒获海寇邵宗愚,列举其残暴行径,然后将其斩首,广东百姓十分高兴。廖永忠又迅速传谕九真(今越南北部)、日南(今越南中部)、朱崖(治今海南琼山)、儋耳(治今海南)三十余城,守官纷纷纳印请命。然后进取广西,至梧州,降服元达鲁花赤拜住,浔、柳诸路皆下。又派遣朱亮祖会合杨璟收复未下州郡。廖永忠引兵攻克南宁,降服象州。两广全部平定。廖永忠善于安抚,百姓念其恩德,为其立祠。这就是朱元璋“调征南”的全过程。
所以,既然李整曾“调征南”,就应该是属于廖永忠部并随廖永忠于洪武四年进攻重庆(平定四川)的。
李整39岁时,1372年(洪武五年)
洪武五年,播州(今遵义到福泉、黄平一带)归附明廷。
李整42岁时,1375年(洪武八年)
洪武八年,贵州宣慰同知所辖的江力、江松、剌回等40余寨在苗把具,播共桶的统领下,勾结“生界”内的苗族两千余人作乱,劫掠平越安抚司领地。平越安抚司安抚使请求官兵援助,朝廷命贵州卫指挥同知胡汝前往征讨(见《贵州土司列传?平越府》)。
这次行动应该没有李整参加,因为李整参加的是平定四川行动,李整此时应该还在驻守重庆或播州。
李整43岁时,1376年(洪武九年)
洪武九年,黄平一代的苗民在都麻偃的带领下发动叛乱。播州宣慰使出兵抓捕都麻偃没有成功。黄平千户所派兵征讨,又遭到失败。于是,朝廷重新派遣了重庆诸卫的官军,分几路合围征讨黄平蛮僚。打败了叛苗,荡平了黄平蛮僚的聚居地。
李整应该是这次战役到的平越。“朝廷重新派遣了重庆诸卫的官军,分几路合围征讨黄平蛮僚”。这“重新派遣了重庆诸卫的官军”中应该有李整,当时的黄平和平越都隶属播州,归四川管辖。平定了黄平的蛮僚后,李整受命驻守在平越(城郊猪场街)。
李整47岁时,1380年(洪武十三年)
洪武十三年,平越高坪苗乱,李整剿除高坪苗王金牌王、尚帝天,袁恶虫,潘地长有功,授忠武校尉副千户世袭。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得到一个李整生活历程路线图:
1333年到1350年,李整生活在一个贫困的大家庭—→至正十一年(1351)被强征修黄河,参加刘福通的红巾军起义—→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张士诚围攻刘福通、小明王于安丰,朱元璋亲率大军解救,救出小明王和刘福通,把小明王和刘福通安置于滁州,收编了小明王和刘福通的军队,李整正式成为朱元璋军队的一员,收编在廖永忠部(明史有廖永忠“援安丰”的记载)—→至正二十七年到洪武元年,随廖永忠“调征南”, 征讨并降服方国珍,进克福州。洪武元年(1368年),击败并擒获陈友定。随即攻取广东。又随廖永忠进取广西等地。两广平定。—→洪武四年(1371年)随廖永忠助汤和平定四川(重庆)→洪武九年(1376年)受命(朝廷调重庆诸路官军)平定黄平蛮僚—→洪武十三年(1380年),剿除高坪苗王金牌王、尚帝天,袁恶虫,潘地长,授忠武校尉副千户世袭。
                                                                                                           作者:李秀堂
分享:
游客
要评论请先登录 或者 注册
返回顶部